Go back?

《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》是珍妮特·温特森的处女作。但在她的第一本小说中,我们可以看到她后来小说中的两个极其鲜明的特征:抒情风格的雄辩和诗意。

当我翻开一本历史书,眼前浮现出想象中的情景:历史就在封面封底的字符间挤压这个处处漏水的世界,我便会震惊。或许,攻不破的真相自在其中。上帝看得到。上帝都知道。但我不是上帝。因此,每当有人告诉我他们听说了或看到了什么,我便会相信他们,并且我相信他们的朋友也看到了,只不过是以不同的方式看到的,我可以把这些见闻见解全都拼凑在一起,那不会让我得到天衣无缝的奇迹,而无非是个三明治,浇上了我的芥末酱。

昨天把这本书看完的时候,心中的感觉很奇特。根本不知道它讲的是什么的时候,我曾一度把它当做厕所读物(汗,原谅我),封面给了我这是一本轻松的读物的错觉。刚开始的剧情是有些无聊的,作为一个无宗教人士,我不是很能理解她的思维方式,她的生活。然而读到后面有了一些让我震惊的文字,我开始迫不及待的往下读下去。她的行文方式很独特,很分裂,但是我很能理解。她思维的跳跃性,她描述人物性格时所抓住的细节,都是那样独特。有些段落简直美的像诗歌,而且是很不俗的,甚至有些畸形的美,像虬结的玫瑰。她会在故事当中扯一些其他,但是又和故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以至于她迅速的转换视角的时候,我甚至不觉得突兀。我想,这就是她的特别之处吧。总之,还是推荐给大家。它成为畅销书是有理由的。